LOGO

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

厚街制鞋业面临的巨大困境

 作为劳动力密集产业,厚街制鞋业面临的更大困境是缺工。东莞首普高温马达整理提供

  9月即将进入鞋业旺季,乔鸿鞋业两条生产线仍有三四十名工人的空缺,为了如期完成订单,工厂不得不加班。这对老板来说是无奈之举,加班要给工人1.5倍的工资,周末则是两倍。

  记者在厚街汀山百悦广场几个招聘普工摊位上看到,应聘者寥寥无几;工业区内紧邻的几家鞋厂门外挂着“大量招收普工”,“欢迎老员工回家”的条幅,但仍门庭冷清。

  打工者的离去也让厚街稍显冷清,一位在厚街开了6年的士的司机对记者说,明显感觉厚街人少了很多,以前的商业街康乐南路车开不进去,现在畅通无阻。

  厚街著名食街珊瑚路的萧条,也成为人员减少的佐证。“2004年~2007年,珊瑚路上人头攒动,去餐厅要提前订位。现在,很多餐厅因为经营不下去,转做其他。”王志中说。

  一边订单下滑,一边是缺工,这似乎是个悖论。“鞋和服装是永不落幕的产业,企业少了,就给留下来的企业带来订单的机会,缺工问题一直存在。”方沛基解释说。

  “再过一两年,缺工带来的问题会更明显。”王志中更担忧,大量品牌培育起来以后,厚街还将面临中高级人才缺乏的困境。

  尽管如此,王志中对厚街鞋业仍抱有希望。“东莞留下的多数是体质好的企业,管理、财务、企业文化方面更健康更规范。现在正是跌到谷底、慢慢盘整的时候,需要做好准备蓄势待发。”

  9月底,王志中刚刚进入乔鸿鞋业任业务经理,他和郭俊宏是曾是台湾鞋业高阶人才培训班第四期的同学。如今已经结业的九期学员中,有40多位都在东莞鞋企工作。

  夜幕之下,“世界鞋业总部正在招商”的广告在不同的建筑物外墙上非常显眼,一个硕大的广告被出租车逐渐甩在身后,上面写着“谁说东莞没有设计?”

关停与外迁

  王志中说,2004年~2007年是厚街制鞋业的繁盛时期,2008年以后,因为新《劳动合同法》实施、金融危机以及原材料、人工等综合成本的上涨等诸多因素,很多鞋企关停、倒闭或外迁。

  2011年,一些中大型鞋企如安加鞋业、飞利达鞋业、联运鞋业等公司陆续关闭或搬迁,在业内引起不小的骚动。

  东莞大型鞋企华宝鞋业已在江西赣州开设约有1万人的工厂,今年还开到了埃塞俄比亚。

  今年9月底,厚街大型贸易公司旭而发也因为人工成本压力,将公司移到福建泉州。

  东莞港之杰实业有限公司经理廖永杰对本报记者说,公司原本打算在东莞扩大制鞋生产线,但由于“市场情况越来越恶劣,用工工资越来越高,人工成本增加30%”,他们把生产线转到内地,东莞公司只负责接单、设计和打版。

  廖永杰说,他身边很多公司也采用了类似形式,研发、接单机构留在珠三角,生产厂移到内地。他解释,“东莞越来越只适合生产中高档产品,生产低档产品倒闭概率很大。”

  东莞鞋材行业协会会长方沛基认为,东莞将成为中高档鞋企的聚集地,原材料、人工综合成本上升之后,单价高的产品才更有竞争力。

  东莞外经贸局提供给本报的数据显示,厚街的制鞋企业从2007年的600多家减至2011年的400多家,从业人员从15万人降至10万人左右。包括制鞋业在内,2008年以来,东莞加工贸易自主品牌拥有数量从2068个增加到4325个,增加2257个,增长近一倍;加工贸易企业新设研发机构441个,是2008年之前总数的49倍。东莞平均每双鞋的出口价格比2008年提高了171.4%;平均每件服装出口价格比2008年提高了61%。

  厚街经济科技信息局副局长张杰对本报记者说,转型升级的目的是为了让企业生产力增强,虽然企业数量减少,产业已逐渐往设计和品牌发展,厚街制鞋业的产销值从150亿元升至380亿元,增长2.5倍。

  “想靠代工和品牌两条腿走路的企业越来越多。”厚街一家童鞋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说,通常一个品牌的正常运作前期投入至少上百万,但投入之后并不能预知结果,这考验着企业的勇气,但为了生存还是要走上这条路。


TAG: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技术支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产品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阿里诚信通
诚信通